首 页    学校概况   校园动态   教学管理    德育之窗    招生信息   继续教育    校园风光   党建工作   信息公开
滁州卫生学校欢迎您!今天是:  |
联系方式
地 址:河源市官林镇义庄村
校长:史东棠
副校长:史林光
系主任:史松雪
电 话:0510-87201111
高校”挖人大战“,”双一流“建设何故如此血拼
时间:2017-03-19 19:28 来源:未知 作者: 滁州卫生学校

一、引 言

  教育部部长陈宝诞辰前回应记者关于“双一流”大学时,称“ 双一流 不是985 211的翻版,也不是进级版,更不是山寨版”。即将前,教育部、财政部、国家发展改革委结合印发《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行措施(暂行)》,意味着“双一流”建设的顶层设计、配套制度、工作计划、遴选标准等都已具备。

  一流师资、一流人才的数量是“双一流”建设成果的重要指标,因此地方政府和高校都会想办法去通过笼络人才来参与竞争……踊跃方面,这种流动会有效配置已有的教学科研资源;消极方面,这会拉大各地教学资源的差异。修建高楼,首先要挖地基。现在国内高校都在争取盖“双一流”的大楼,于是一些院校领导扛起了铁锹,眼光盯着其余院校的墙角。这也许是目前国内高教界“挖人大战”的真实写照,其中尤以东部高校 到中西部“挖人”为剧。

二、“挖人大战”热议

  全国“两会”期间,高校人才流动,成为高教界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。近日,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更是在记者会上表态:希望东部高校“手下留情”,“你挖人家的人才,实际上是在挖人家的命根”。

  教育部多番表态“不鼓励”,东部高校的“挖人军团”却早已获得不俗“战绩”。在一些高教察看者看来,“挖人”是高等院校短期内晋升教研实力的适用办法,是“你情我愿”的市场行为。但质疑者也有道理:在高薪诱惑下,中西部高校被“挖空”,区域教育资源差距进一步拉大;而财力有限的高校大手笔砸钱,既对校内青年教师不公,同时也挤占其它教育资源,堪称是“恶性竞争”。

  更多人心里有着共同的疑惑,这场“挖人大战”,真的能挖降生界一流大学吗?

三、人才争夺战:孔雀东南飞

  孔雀有着鲜明艳丽的羽毛,引人瞩目。对某些大学校长来说,高校教师头顶的“院士”、“长江学者”、“千人计划专家”、“出色青年科学家”,就是值得欣赏的羽毛,需要将他们拉过来为“我”所用。

  早在上世纪90年代,就出现过中西部高校人才流向东部的现象,人们将之喻为“孔雀东南飞”。2016年以来,国内高教圈再次掀起“孔雀东南飞”的浪潮。近期,国内不少东部高等院校纷纷贴出教师招募公告,高薪”成为其中要害词。东莞理工学院推出100个职位,为优秀青年博士供给一次性26万元安家购房补助及最高30万元科研启动费,暨南大学为“长江学者”和“千人计划”青年学者分离开出200万和100万“购房补贴和安家费”的条件。而放眼东部高校,不乏价码高达年薪百万的例子。

  在“挖人”这件事上,东部高校可谓“财大气粗”。以代表一所高校“未来”的“千人筹划”青年人才为例,历年共有241个单位的2336位青年人才入选“千人打算”。这2300多位优秀青年人才,绝大部分踏进了东部高校的校门。“千人计划”青年人才最多的10所高校,仅有华中科技大学一所中西部高校,其余高校均来自东部??东部上海科技大学、南京工业大学、南方医科大学、广东工业大学、深圳大学等非211工程院校引进的数目,甚至超过了诸多中西部211工程院校。

  正在纵深推进的“双一流”建设,助推了本已剧烈的“人才争夺战”。近期,在“双一流”建设操作细则出台之际,少地方尤其是东部地区的政府部门已明白对此进行大额财政支持。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在报道中统计,已颁布“双一流”资金支持方案的10余省份,拟投入资金已超过400亿。重金支持的允诺在前,除了购买装备、盖大楼之外,不少大学校长考虑的一件事,便是招募“良才”,而地处中西部、收入较低的高校名师便是“开挖”的好对象。评论者可能对这种“不太道德”的行为不以为然,但“挖人”确切有时效。

  “之所以现在有许多高校喜欢‘挖人’,是因为另一些高校已有不少胜利的案例。”关注高等教育的南京审计大学教学徐振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举例说,清华大学法学院组建之初,曾在全国法学学科排名前三的院校大量引进人才,使该校法学学科迅速崛起。而华东某经济大市的一所211工程院校,近年来也是鼎力“挖人”,时常有学校领导赴中西部工作。在“挖人”的作用下,该校的全国排名已经从100名左右升至前20名。

  一些大学教师“吐槽”,一些高校“挖人”甚至“精准”到了某个学校、某个教授。有趣的是,最近网上公布的一份高被引论文学者榜单,一位大学教师在社交网络转发时甚至揶揄,恭喜大学校长们找到一份“挖人”指导手册。

  这么做确有原因:对大学校长们来说,无论对高校的评估方式如何变化,一流人才及一流人才带来的课题、成果,总能给学校的“双一流”评估“加分”。

  北京大学教育经济研究所教授阎凤桥表现,一流师资、一流人才的数目是“双一流”建设结果的重要指标,因此处所政府和高校都会想方法去通过收买人才来参加竞争。由于不同地方之间生活、工作和经济等因素之间的差别,各个地方都会发生其自身的区位优势,高等人才的流动是各地区位优势起作用的成果。

  “积极方面,这种流动会有效配置已有的教学科研资源;消极方面,这会拉大各地教学资源的差异,使得中西部高校在这场竞争中更处于劣势。”他告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。在近日的全国“两会”上,来自中西部高校的代表委员更多发表的是一种“诉苦”的言论。因为,在这种市场行为的作用下,“挖人”的东部高校好像很满足,但被“挖”的中西部高校很受伤。

四、人才流动:有序还要可连续

  只管教育部没有强硬“叫停”,但教育部部长陈宝生“你挖人家的人才,实际上是在挖人家的命根”的言论,实际上也将“挖人”的东部高校放在了不道德的地步。

  这同时也是对此前教育部文件原则的重申。1月25日,教导部发布《关于保持正确导向增进高校高层次人才公道有序流动的通知》。告诉指出,不激励东部高校从中西部、东北地域高校引进人才。

  徐振宇指出,教育部不鼓励东部高校“挖人”,一些省份的领导也要求本省院校不要在省内相互“撬墙脚”,都是基于国家、区域教育资源均衡的考虑。

  从全国高等教育布局来看,中西部除了武汉、西安、成都、重庆等几个大城市之外,其余地区的高校资源都不算太强。而在东部与中西部人才争夺中,东部城市的薪酬、提升机会和学术气氛,大都拥有相对优势。全国“两会”期间,一些代表委员在公然言论中抒发忧虑,东部高校高薪“挖人”,不仅将加剧东中西部的高等教育资源差异,而且不利于中国高校自身的学术生态和可持续发展。

  “尽管人才流动的原因很复杂,有薪酬待遇、生活环境、天然环境的考虑,但你要东部高校的教师去中西部,一般都不会考虑。”去年从北京高校转到南京的徐振宇说。在他看来,高校人才的分歧理流动,可能会造成中西部院校被挖空,造成学科、学校的败落。

五、各界点评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民盟中央副主席葛剑平指出,有的高校为了吸引高端人才不计本钱。这种现象导致的成果是,政府对高校的财政支出项目没有所谓的“高端人才”经费,学校只能东挪西拆地挤占正常的教育事业费,这给高校预算支出造成一笔不小的赤字和沉重累赘。而一旦经费呈现缺乏或者薪资增长迟缓,被引进的“雇佣军”又被出价更高的学校挖走。

  同济大学发展计划研究中心主任助理张端鸿注意到,目前高等院校引进人才比较重视头衔和“帽子”,实际上是一种功利化的体现。这种功利化现象有可能与教研的实际绩效相背离,也就是引进的人才不一定能施展效果。

 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,“挖人”的实质是为高校选拔有专业素养有才干的人才,因而“挖人”应该“去帽子化”,但“帽子”并不等于学术生产力,让专业的同行去评估筛选,选拔出真正的人才而非仅仅关注引进人的头衔声誉。

  葛剑平还注意到另一个现象,从事着相同工作的本校教师与引进职员的差别待遇。他强调,长此以往,差异待遇的“灯下黑”问题可能在教师队伍中产生负面影响,涌现功利化、物质化、短期化的偏向,身份认同也会从“志愿军”向“雇佣军”转变。这会导致正常的高校环境被捣乱,育人环境成为少数人的市场经济。

  陈宝生还提到了一种现象,“有一些人就是这样,不断地今天跟甲方谈,来日跟乙方谈,后天跟丙方谈,营造对自己好处最大化的流动环境。”对此,陈宝生在记者会上强调,东部高校要对人才引进做出规范,在薪酬前提等方面不能搞恶性竞争。同时,各高校要对人才聘请合同契约增强治理,对引进各种人才加强规范,让他们遵守契约,在约按期内不要跳槽,按契约办事。

  而关注“孔雀东南飞”的代表委员,多数倾向于设置高校教师薪酬的上限,以此遏制高校肆意挖人。例如,全国政协委员、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就提议,要从国家制度层面为高校人才流动设置薪酬上限。一是不同区域执行不同薪酬体系,中西东地区执行不同的薪酬标准;二是薪酬体系考虑学术奉献性;三是斟酌现有团队的基本程度,以标准倍率制决议各级教师薪酬。

  全国人大代表、吉林大学校长李元元则倡议,可摸索引入相似体育俱乐部间的“运动员转会制度”,即人才流动协商与弥补机制,保障人才流出单位的根本权利。

  陈宝生对此亦有表态。他说,下一步,引导各高校形成同盟,制定公约,对薪酬等条件上大体上做出规范。规范正常的人才交换。他还提到,教育部将调整评估机制,促使国内高校下工夫练内功,自己造就人才,从海内外吸引人才;而不要搞恶性竞争,不要歹意挖人家的墙脚。

  张端鸿则指出,目前中国大学的薪酬相对而言是比较低的。期待未来能改革高校薪酬体系,绩效工资可能更加宽松、更加弹性,薪酬结算体系让更多的老师都可以有所反映。

  这也是教育视察者徐振宇所等待的,除了撬别的高校的“大树”之外,高校本人栽“小树”,海外引“洋树”,同样是推动高校本身发展的必要门路。

  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杨红星认为一流大学不能挖人来建设,这种貌似你情我愿的挖人行为,可能会使挖人高校和被挖人才取得短期和部分利益,但从深远来看,会给高等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带来不可防止的负作用??扰乱高等教育良性竞争的生态环境。挖来人才的高校可能会如获至宝、锦上添花,但被挖走人才的高校可能会黯然神伤,发展受损。

  任孟山以为高校在“双一流”的指挥棒中,重新重视人才的价值,在某种意义上讲,是对人才重新定价,这是值得愉快的。而兴奋之外的担心是,东部高校向西部“挖人”,会不会也加大了教育资源的不公正性?另外一个担忧是,各个学校花那么多钱挖人,会不会灯下黑啊?挖来的、引进的才是人才,本就在此的教师就不是人才了?是不是也应该相应进步待遇?

  起源 | 21世纪经济报道、新京报、蒲公英评论

  编辑 | 李芳玲 肖纲要

  PS:文章系观察室原创,欢送关注观察室官方微信公众号“青椒说事(niumengbang)”,获取更多有价值的教育与社会资讯及观点。转账请注明来自微信大众号“青椒说事。

上一篇:101教育捐赠60万优质资源 助力张龙一中信息化课改

下一篇:为何业界认为泰晤士亚洲大学排名不靠谱?

链接导航:
版权所有:滁州卫生学校 粤ICP备10071111号
地址:滁州东环路 邮编:517111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
本页面最佳浏览分辨率为 1024 X 768